五大芯片代工厂带头涨价,小企业被迫出高价求生

撰文/ 唐煜

编辑/ 赵艳秋

台积电涨价20%属实  上周已生效

全球前五大芯片制造厂都加入到了涨价大潮中,它们是台积电、三星、格芯、联电和中芯国际。

先是有媒体曝出,台积电已经通知客户全面涨价20%,而且是8月26日之后上线生产的芯片,都按照涨价后的价格,这意味着之前已经下的订单也在涨价之列。此前,有消息称,台积电本计划在2022年将成熟工艺上涨15%至20%,先进工艺上调10%。目前台积电未对此作出置评。

芯片设计企业高管刘正对AI财经社确认了这个消息,“涨价从上周已经生效,不分制程和产品种类,一律涨价20%。”而以前台积电都是降价,一般先进工艺每年降几个百分点,这是第一次涨价。

根据2020年年报,台积电全球客户总量达到510家,生产1.16万种芯片,这些芯片用在各种终端市场,如智能手机、车用电子、物联网等。

“20%”这个数字让另一位从业20多年的资深人士方明感到吃惊。“过去,芯片制造行业存在周期性涨价,只不过近年来从之前的四年一涨价,变成现在一年一涨价。但此前幅度一般都在5%-10%之间,也会分时间点慢慢往上加,这种跳跃式的涨价在历史上还是头一次看到。”

有分析称,台积电此次涨价是为了缓解业绩压力。在今年7月发布的Q2财报中,台积电的毛利率从Q1的52.4% 降至第二季度的50.0%。别看只有这两个百分点,财报发布后,台积电股票跌幅一度超过5%。因此该分析称,为了维持高毛利率,台积电只有放出涨价这个大招。

但一家设计企业CEO徐阳对AI财经社分析,台积电主要为了把泡沫给挤掉,“因为现在很多企业下单的需求是虚的。”

当下芯片制造产能紧缺,很多产能起初都转移到毛利高的芯片上,而低端产品一缺货,很多芯片客户又向制造厂疯狂下单做低端芯片,加上疫情影响供应链,大家都在恐慌性囤货。“很多企业本身库存已经很高了,但因为担心供应链不稳定,还是在拼命下单,实际我们看到像手机这类终端设备的销售量都是在下降的。”徐阳称。

徐阳认为,台积电此举是为了淘汰部分低毛利客户,减少人为囤货成本,把产能让给真正的需求。

在台积电被曝涨价几天之后,全球第二大芯片制造商三星被曝计划将其芯片代工价格提高15%至20%。全球第四大芯片制造厂、位于中国台湾的联电也被曝拟在今年9月、11月和明年1月连续三次上调22nm 、28nm制程的报价。尤其是联电明年开始生效的价格,可能会高于台积电。

对于几家企业集体涨价,资深行业人士王欣称,芯片制造需要用到各种原材料、化学气体、药水等,这波涨价潮背后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上游材料涨价。“今年4月,中芯国际代工上调价格,也因为一些材料供应商涨价。”原材料还在继续涨价,8月24日,全球半导体材料巨头日本信越宣布,从今年10月开始,提高日本和海外有机硅所有产品价格,涨价幅度为10%-20%,部分产品涨价20%以上。

8月31日,供应链上曝出,台积电将与设备和材料厂商就明年降价15%进行谈判。

“抢不到产能可能公司就饿死了”

芯片制造产能供需极度不平衡的情况下,芯片设计企业成了弱势的一方。在芯片产业链上,有设计、制造、封装等上下游环节。

在芯片制造价格普涨的情况下,徐阳有些愤懑地对AI财经社说,他看到一些芯片制造厂此时不讲“武德”。无法协调好诸多客户产能的情况下,就在几家客户之间搞竞价,把每片600美元-800美元的8英寸晶圆,炒到了1600美元-1800美元,加剧了原本就紧张的供应压力。按照生产流程,一片晶圆可以切割出多个芯片。晶圆价格如果翻番,意味着芯片成本也要翻番。

去年10月,涨价潮发酵最厉害时,一家设计企业就坐上了这样的牌桌。公司高管王泉对AI财经社透露,当时十几家海内外设计企业参与竞拍,他们最终以3倍的价格抢到了几千片晶圆的产能。“现实情况是,今年如果抢不到产能,可能公司就饿死了。”

这样一张入场券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拿到,要想参与竞拍,至少要先拿出高于原来50%的资金,而且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产能,还得和代工厂有长期合作,投片量足够大的客户才有资格竞拍。王泉称,这种竞标模式也是先由海外代工厂发起,国内代工厂跟风效仿。

“涨价是能理解的,但是不能这样人为地坐地起价,我跟台积电的人员接触下来,觉得他们非常讲规则,而我们的一些代工厂除了技术,这方面更需要改善。”徐阳说。

此前,就有一些芯片公司对AI财经社吐槽,一些代工厂没有很好的客户意识,产能紧的时候就坐地起价,谁有钱就给谁做,不管芯片企业有没有成长性,不管事先讲好的商业条款和价格。反倒是台积电相对而言更守承诺,即使产能吃紧,也会信守承诺生产。在全球缺芯荒下,一些乱象被放大了。

“这种长期形成的诚信口碑,客户关系更长久,也更舒服。再加上台积电的技术实力,很多设计公司就想好了,宁愿出高价到台积电去做。”一位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说。AI财经社获悉,台积电的芯片制造价格至少比其他同行高出30%。两年前,徐阳把公司所有流片转到了台积电。

眼下,中小芯片设计公司面临的情况会更严峻,有些小企业投片量少,调试半导体设备非常耗费时间,对台积电和中芯国际这些大代工厂来说,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。

一些小企业去年遭遇了砍单。“韩国芯片制造厂已经砍掉了中国客户七成左右的产能需求。”一位芯片人士此前对AI财经社说,这些客户体量小,而且大多是低利润产品。这也造成了近期MCU、MOS、DC-DC等原本单价低的芯片,价格都是打着滚地往上翻。

王泉跟一些小企业有过交流,他们现在只能想各种办法,无论是加钱还是托人找关系,到各个代工厂里去打听能不能挤出一点产能。

根据目前披露出来的时间表,全球晶圆产能紧缺状况至少要持续到2022年。在Q2财报的电话会上,中芯国际联席CEO赵海军也说,“全球晶圆产能扩建的速度较慢,三、四季度价格可能继续提升,供不应求的状况明年上半年仍难缓解。”

虽然制造厂还在纷纷释放涨价信号,但通过跟封测厂的交流,王泉了解到,相比去年,这几个月市场已经开始降温,他推测,或许今年四季度涨价情况能有所回调。

(文中徐阳、王泉均为化名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